欢迎光临起重设备网站,致力打造出众的产品,提供优质的保障,层层的检测,安全可靠

起重设备网站

质量确保,值得信赖,咱们只为给您带来更多的服务,品质有确保

我们的老楼房

作者:木子      发布时间:2021-05-06      浏览量:0
我们家住的是老式的楼房,门前有走廊的那种

我们家住的是老式的楼房,门前有走廊的那种。老楼房一共有五层,我们家在第四层。

每层有五户住家。从楼梯间起,第一、三家一样户型,第二、四家一样户型。最后一家第五家,因为在走廊尽头,就直接把走廊截断,安了扇门,所以第五家的面积最大。

我们家是四楼第二家,和第四家一样户型,比第一、三家的户型稍大一些,但是没第五家的面积大。

1、每家都有每家的优劣势。

第一家,因为刚从楼梯上来,门口比较宽敞。厨房、卫生间和一间卧室是临街的,每个房间多了一个窗户,采光、通风都很好。他们家的阳台是和第二家,也就是我们家的阳台连在一起的,中间隔了一堵墙。

我倒是最喜欢第三家的阳台,也就是中间那家的阳台。他们家的阳台是单独的,三面都能采光,通透明亮。第四家和第五家的阳台是连在一起的,中间隔了一堵墙。就像第一家和第二家我们家的阳台一样。

走廊有一米多宽,边上砌了拦腰高的围墙。走廊面西,可以晒一整个下午的阳光。我们四家都在走廊的围墙上焊了铁杆子,扯了晾衣绳。太阳很好的下午,晾衣绳上便晾满了五颜六色的衣服和单子。冬天的下午,有时候还有花花绿绿的被子。我往往是早上洗好衣服晾在绳子上,晚上下班回去了才会收回去。衣服单子了,在绳子上摇摇摆摆一整天。哪天中途变天了,往往给第一家的嫂子打电话,让她帮忙先把衣服收回去,免得被雨淋。因为第三、四家的人都上班,第五家老两口都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了。

但是,第五家的邢老伯虽然80多岁了,却非常的爱养花儿种草儿。

他们家的阳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儿草儿,虽都不是什么名贵的花儿草儿,但一年四季,阳台上青枝绿叶红黄兰紫花儿的,也是常年不断。

不过,我觉得他们家的花儿草儿都偏瘦弱,因为常年不见阳光的缘故――这便是我以为的我们老楼房第五家的劣势,当然,他们家有我们其余四家所没有的优势:面积大。

我们的老楼房南北走向,坐东面西。第五家在最南头,相邻的前后两栋楼房遮挡了他们家的阳光。阳台上倒是整个上午都可以晒到太阳,但阳台前面的一棵大树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他们家又把走廊圈到家里做了厨房。所以邢老伯家的花儿草儿们,是没地方见阳光的。

有一年春天刚转暖,邢老伯便和我商量,想把他们家的花儿草儿们搬到我们家走廊的拦腰高的围墙上,好让它们都见见阳光,在阳光微风雨露里过春渡夏。我欣然应允。

但是围墙太窄,花盆放不稳当,怕风刮或者孩子们给弄掉下楼去。楼下是个连锁酒店的院子,院子里常常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还有来往的客人和打扫卫生的大爷,万一砸到人或车子,那肯定是不行的。我以前当然也那样打算过,但几次三番权衡利弊之后,还是果断放弃。

我们家的花儿草儿们都在阳台上,阳台上阳光充沛。唯一的缺点,就是我们家的花儿草儿们越来越多,阳台显得越来越小,而且,我老是嫌阳台上通风不够好。后来儿子出外求学,便理所当然地把儿子的房间霸占了过来,把继续并且还在继续增多的花儿草儿们扩展到儿子房间里去了。儿子房间直通客厅,客厅直对面向走廊的大窗户。我天天开窗开门通风,整个家空气好,花儿草儿们也喜欢。每当开门开窗,看到儿子房间里的花儿草儿们的叶子枝儿随风摇摆的样子,我的心里愉快且满足。

邢老伯显然早想好了预防花盆掉下去的办法。他备好了长铁丝和短铁丝,长铁丝从这根铁杆儿拉到那根铁杆儿上,拉了两根,拉好用钳子把两头拧紧。两根铁丝都松松的,不拉老紧,因为两根铁丝之间要放花盆!花盆一个挨一个的摆放好,再用短铁丝在每个花盆之间穿过,两头拧紧在花盆两边的长铁丝上。这样,等于把花盆固定在四根铁丝之间,当然也就不会掉下去了。

我大为赞叹之余,还是担心铁丝会不会断,会不会抗不住夏日的大风和暴雨。但是既然都弄好了,我也希望我家的花儿草儿们也出来享受享受这待遇。邢老伯当然也懂得我的心思,非让我把我们家的花儿草儿们搬出来一些,我“拗不过”邢老伯的热情,便欣欣然搬出来了几盆喜欢大太阳的花儿。

这样的话,第一家和第四家的优势便立马显现出来了。第三家走廊前和我们家一样,不过没见他们家养花儿草儿。

第一家大门前是楼梯口,比较宽阔。楼梯间临街那面焊的是铁栏杆,栏杆漆成了明亮的橙色。夏日晚上,我们常倚在栏杆上聊天,从街口吹过来的风凉爽宜人。我曾劝第一家的嫂子把她家的花儿草儿们搬到楼梯口这里,有风有日头,下雨时还能淋到些雨。但嫂子说,这块地方还是留着咱们聊天乘凉多好!

她们家的花儿草儿们都在走廊的围墙上放着呢――我心里羡慕得很哪!呵呵!因为有往五楼楼梯的遮挡,第一家嫂子家门前走廊的围墙完全可以放花盆而不用有会掉下去的担心。即使往我们家那边走一点也可以放花盆,因为楼梯下面是连锁酒店院子的一角,常常堆满了废纸箱饮料瓶之类,即使花盆掉下也不用担心会砸到人或车。当然,心疼花儿草儿们及花盆除外。

第四家的优势也非常明显,他们家正下面是连锁酒店的大门出入口处,有宽宽的结实的水泥门沿保护,也可以不用有花盆会掉下去的担心。当然,心疼花儿草儿们及花盆也除外。不过,由于相邻楼房的遮挡,他们家的花儿草儿们也见不到太阳。

但是,邢老伯放在我们家走廊围墙上的花儿草儿们,只在我们家走廊围墙上晒了半个春天一个夏天以及半个秋天的太阳。第二年春天,邢老伯说折腾起来太麻烦,还是不来回折腾它们了。有点叶公好龙哈!不过,因为那半个春天一个夏天半个秋天,我倒是赚了邢老伯一盆心仪已久的玻璃翠。嘿嘿!觊觎了半个春天一个夏天半个秋天了!嘿嘿!

老楼房隔音不好,每每听到楼上楼下左右邻居家各种各样的声音。当然,每每此时,便更是注意自己家不发出老大的声音,以免同样打扰到楼上楼下左右邻居。

老楼房也都没做防水。有次半夜被滴到脸上的水滴惊醒,疑心是下雨。跑外面看,大月亮正挂在中天。再跑回屋里,被子都湿了一大片,屋顶上洇湿几大片,还在“扑踏扑踏”的往下滴着水。看时间,已是夜里三点半。跑楼上敲门,男主人惺忪不耐烦的声音,在三点半的夜里格外响亮。原来女主人刷碗时停水,水龙头忘了关了,厨房客厅卧室,整个家都成了水世界。

虽然我们家跟着遭了水,却因此让我看到了夜空下美丽的大月亮。有多久都没看到月亮了呢!

也有二楼敲我们家门的时候,是我们家卫生间地漏坏了,漏水漏到了他们家的卫生间。我没去一家一家看过,但是我想,大部分家的卫生间房顶都和我们家的一样,斑斑驳驳的房顶,灰色的水泥面都露了出来,时不时的还会掉下来一块白灰片儿。我们家隔壁,也就是第三家,倒是给卫生间房顶做了吊顶,但是常常会听到上面有滴水的声音。

冬天,整个下午,走廊里都充满了温暖明亮的阳光。邢老伯和老伴儿会搬了凳子坐在我们家窗子前晒太阳。小女儿放学后,我会让她也搬了凳子,到走廊里夕阳的余晖下做作业。偶尔,邢老伯的外甥女或者第一家嫂子亲戚家的小孩子来做客,小女儿会和他们在走廊里疯跑玩耍。咚咚咚的跑步声和笑语声飘散在整栋楼房里。

楼房虽老,但住得开心舒适。春夏秋冬,迎来送往,老楼房里充满了温暖幸福的回忆。

前年,有人说我们的老楼房要拆迁。因为我们的老楼房前的大街是繁华的大街。我常常站在阳台上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大早上街上的市声往往会把我吵醒。儿子房间正对面是民政局,常有闹离婚小夫妻的吵架声传到耳朵里,甚至有半夜吵架要离婚的。

老楼房要拆迁的传言,传了一阵也就算了,让人猜不透真假。

但是我的心里却难受了好一阵子。老楼房承载了我们太多的记忆,就像是我们的亲人。亲人要离去,而且永不回来,心里当然是万万舍不得的。

不过,老楼房也确实太老了,不管我们舍得舍不得,老楼房总是要被拆迁掉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如此,住了好多年的房子当然也一样。

我只希望关于老楼房拆迁的话,真的只是传言。以后,至少是在我们的有生之年,都不要再有人提起!

2、我们爱我们的老楼房!!!